歡迎訪問犍為新聞網
今天是:
當前位置: 首頁 >> 文學 >>散文-正文

牛年话“牛”

作者: 刘开全等 來源: 犍为融媒 發佈時間: 2021年02月09日 點擊數: 11479

去粗成精 捨身為魂

牛年話“牛”

□鄭有君
 

DSC_2260.JPG

詩曰:  

傳旨意弄巧成拙,遭責罰為牛終身。

嚴管束洞穿牛鼻,勤躬耕體健為魂。

受馴化飽嘗鞭撻,強磨礪使役初成。

看身法慧眼識牛,論長相良莠辯分。

談交易遵規守矩,不欺窮一諾千金。
有趣談採擷一二,常閒睱細嚼慢嚥。

DSC_7059.JPG

  水牛是中國本土物種,直接祖先為亞洲水牛。約7000年前,中國東南海濱或沼澤地帶,野水牛已開始被馴化,馴化的水牛最初以役用為主,主要是耕田種水稻。水牛具有適應性強,耐高温高濕,抗病力強,耐粗飼,易飼養,役用年限長等生物學特性。生理年齡長達20-25年。幾千年來一直是稻作文化最為重要的勞動力,隨着農來機械化程度的提高,水牛的役用價值逐步減弱,而在偏遠山區,特別是梯田分佈區域,水牛依然是農作的主要勞動力和農户創收的主要經濟來源。

DSC04645.JPG

  在2021牛年來臨之際,筆者(下圖左一)通過深入鄉村,走訪多名年長老農,從水牛的生長,馴養,教會勞役,以及牛市交易新衍生的許多規矩、道行,從水牛的身法長相識牛諸多方面,收集梳理。其中也不泛有些奇聞趣事,隨着工業化程度的不斷提高,有些傳統的農耕文化將會逐漸消失,基於此,筆者試着將關於水牛的故事、傳説、趣聞收錄,以饗讀者。

DSC_2212.JPG

傳旨意弄巧成拙 遭責罰為牛終身

  水牛的傳説:原來人間本來是沒有水牛的。傳説天上有個“牛郎星”,二十八宿中的一顆星宿,本為王母身邊的一名侍衞。一天,王母派牛郎星下凡到人間傳她旨意,叫凡間人們“三打扮,一吃飯”。就是説,凡間的人每天要梳洗打扮三次,只吃一頓飯。誰知,牛郎星把話記反了,他來到人間,對凡人們説:王母有令,命爾等 “三吃飯,一打扮”,旨意就變反了,每天只打扮一次,而要吃三頓飯。這樣一來,人人吃飯多了,凡間的人口增長快了,糧食就不夠吃了,還經常鬧饑荒。王母為了懲罰牛郎星,錯傳旨意,就打掉了他的上牙,並罰他下到人間為人們耕田犁地,種莊稼,養活凡間的人們,並一生只吃野草。牛郎星被貶到人間,變成了牛,為了將功贖罪,一直勤勤懇懇為人們辛苦耕作,從不抱怨。直至現在,牛的上牙始終沒有長起來。而凡間人呢,仍然是每天早上梳洗一次,一天總要吃三頓飯。這只是民間傳説而已,然人們為了感激和尊重牛為人類作出的巨大貢獻,現在很多地方都還保留着水稻收割後第一次的“新米飯”先敬天地再喂牛和狗的風俗。

psb.jpg

嚴管束洞穿牛鼻 勤躬耕體健為魂

  在耕牛和人類共同伴生過程中,勤勞智慧的勞動人民,從初生牛犢到斷奶上“馬籠箍”、到“穿牛鼻子”,都有比較嚴格的程序和方法。

  初生小牛有近一年的哺乳期,這一年是小牛愉快生長的“童年”,隨母牛放養,自由自在,餓了吃奶,吃了撒歡,一般在四個月開始長乳牙,並嘗試着學母牛樣,啃食嫩草,待長至一歲左右,便越發越“調皮”,不服管束。已長出寸許乳角。這時,主人將會用臘簚扭成的繩索,象馴馬一樣箍住小牛口腔上部雙眼下,以束縛小牛的自由行為,稱為“馬籠箍”。小牛長到一歲半左右,就須“穿牛鼻子”了。據農村年長老人講:穿牛鼻是很有講究的,有武穿和文穿兩種。其一,從日期上看選在農曆的九月初九日,寓意久久順暢。深秋時節,因春夏飼草豐富,小牛生長迅速,也是膘肥肉滿;炎熱的夏天已過去,秋天氣温適中,穿鼻子後不易感染。天氣逐漸轉涼,牛的狂燥,脾氣呈下滑趨勢,便於飼養。其次,選人手法上看,穿牛鼻子講究一次準確無誤成功,選用生長兩年以上直徑約1.5釐米的苦竹筒削成鋒利的“纖擔口”,經火苗高温消毒,用菜籽油浸潤細棕繩或麻繩、竹筒抹油,繩子從竹筒中間穿過備用,然後將穿鼻牛頸部固定在一棵樹樁上,兩名精壯漢左右將小牛挾持住,以防亂跳傷人。穿鼻師左手拇指食指緊扣牛鼻,在鼻樑骨與牛嘴之間約有兩毫米厚的鼻膜,右手迅速而準確地將竹筒穿鼻而過,稱為“武穿”。“文穿”,穿牛師將少許食鹽(約半兩),放於左手掌中,引誘小牛舔食,趁其不備,左手迅速抓住牛鼻,右手以閃電速度瞬間用竹筒穿鼻而過。穿鼻後,竹筒不能亂扔,好生收藏,放置於農家窗台或離地與人順手能放的牆縫之中。若隨意丟棄,則牛鼻索斷掉或新換時,牛將以頭觸地,很不好再次更換新索子了。但不論文穿武穿都必須恰到好處,若穿深了會傷及牛鼻骨而影響牛兒的正常生長髮育,若穿淺了則會牽牛時將牛鼻嫩肉扯掉,成為“沒鼻子”牛,就更難馴養了。

DSC_2294.JPG

受馴化飽嘗鞭撻 強磨礪使役初成

  馴牛:選精通田地耕作年輕力壯的“使牛匠”,既有陽剛之氣又有寬宏之心,還需施教得法的兩名精壯漢子,馴役牛才會循規蹈矩,易使役,耕作量大且質好。馴役選田:在新馴役耕牛時,都選深腳爛泥田,耕作難度較大,對馴化後在其它水田耕地的耕作就迎刃而解了。在馴化過程中,也有特別難馴的,也有耍懶不聽馴服的,主要表現形式為倒在爛田裏裝死,任你怎樣鞭抽棒打,就跟你耍賴皮。遇到這種情況,馴牛師又會亮出絕招,將一年生的慈竹劃成簚條,用簚條在牛的前腿後捆紮(俗稱打腰箍),這樣會使牛兒很不舒服,但又不會傷及其內臟,會立馬站起,一般就乖乖聽人指揮,繼續犁田,直至服服貼貼,才將“腰箍”解除,通過一個耕作季的馴化(一般是春季),就會得到役用標準。休整數月後,水稻收割完畢,將春天所馴役牛再次進行鞏固馴練,即大功告成。馴牛口令:“噓”,指示前進;“縮”表示後退;“取腳”表示牛蹄夾住了牽索,要取掉;“泥溝”指示耕牛順已翻耕的路走;“轉”指示調頭;“歪”指示牛立定;向左用左手拉緊牛鼻索,向右是用牛鼻索彈牛的腹部。

DSC_0941.JPG

看身法慧眼識牛 論長相良莠辯分

  一物一世界,一物亦神奇。據芭溝鎮牛騎村89歲的牛行老農楊成松講,古有伯樂相馬,亦有行家相牛。從水牛的役用和食用兩個方面,就其身法長相,從旋、顏、毛、蹄等諸個方面,就用數十種之多。有“九子十八旋”之説:頭像獅子、角如鑽子、雙眼如鏡子、雙耳如扇子、四腿像柱子、四蹄像盤子、嘴像木魚子(法器)、腰像槓子、尾巴像繩子。

DSC_0882.JPG

  從旋上識牛,水牛身體各個部位生長環狀滾圓毛髮稱為“旋”,從旋的生長部位和旋的多少,可斷兇吉。最基本的長相身法為“四膀四旋”,即牛的前兩腿和後兩腿上有生長對稱的“四個旋”。牛中極品為“三奶、九牙、十八旋”。根據從事60多年行家楊成松老人講,此種身法的水牛可望而不可及。民間傳説,若擁有此種牛,家道興旺、財源滾滾、無病無災。是“牛王”身法,其因如次,一是正常生長的水牛是四個奶頭,二是正常生長的水牛隻有八個下牙(水牛無上牙),三是十八旋,一般水牛中很少有十八旋都生齊了的。更不説三個要素都具備的了,十四旋的生長位置與吉凶:

DSC_0951.JPG

  額上壽旋:此旋生於牛眼略上,不能與雙眼平行,並且要非常規整;

  壓腰旋(也稱分水旋):生於牛背脊前後對稱;

  空倉旋、飽倉旋:位於牛後腹,生在左邊分空倉旋,生在右邊為飽倉旋;

  千螺旋:此旋極為稀少,即牛全身佈滿了旋數都數不過來,據受訪老行家講,在上世紀70年代,泉水鎮陳家榜村(現為芭溝鎮陳家榜村)買到過一根牯牛,因當地有名的“千螺下海”景觀地,姑且稱為“千螺旋”。是牛中上品;

  扇風旋:生於牛兩耳根部對稱,此種牛善於驅蚊子;

這些旋生長勻稱有規律,是能役吉相。

  箍喪旋:生於牛肚子下正中;

  摔巖旋:生於牛眉心上方(壽旋之上);

  吊頸旋:生於牛頸側面;

  打鬼旋:生於牛肚下方,身法不好,不易馴化;

  打圈旋:生於牛眼根部兩側對稱,此種牛生性好鬥,經常用雙角打樹子,磨角。若馴化得法,力大拖工好,但不易駕馭;

  打人旋:生於兩目正中,與兩目平行(壽旋以下),此種牛生性兇殘。極易襲擊人或其它動物,若行家購得,一般會直接賣入宰房;

  哭兒旋:生於牛雙眼角對稱,此牛不善帶牛犢,故稱哭兒旋;

  纏腳旋:生於牛腿下端蹄上面的位置,四蹄對稱生長。此牛有自殘跡象,若拴在山上牧養,極易纏索自斃;

  以上數種,為不祥之旋。餵養、役用都存在方方面在的缺陷。

DSC_3605.JPG

  從皮毛上識牛:總體而言,沙(母)牛要買青皮子,牯牛(公)要買黃毛子,皮亮而毛稀。上買一張皮,下買四個蹄,眼要燈籠眼,溝子(屁股)一展齊。牛肥要現肋,皮毛要光滑,前山高一掌,拉田聽水響。具備這些基本條件的,都屬於能役之牛。

DSC_0927.JPG

  另外從皮張上看,又分為四種:

  粗皮(俗稱青槓皮),皮毛粗糙,手摸有刺激感,渾身起疤疤,偶有糞便糊着身體,眼見為髒兮兮,此種牛被老百姓稱為懶牛,不善勞役。

  二粗皮:較粗皮略薄。但毛較密細,有淺絨毛,此類牛生長較慢,對牧草比較挑剔,不好飼養,勞力差;

  薄皮子:毛粗而稀,皮嫩而略顯粉白色,不挑食,耐飼養,性情温和,役用拖功好;

  鰱魚皮:皮張像鰱魚皮一樣,細膩青紫而發亮,毛粗麪稀疏,用滕條輕輕抽打,即冒血珠子。易飼養,勞力強,爆發力好。若是牯(公)牛,必是黃毛,若是沙(母)牛必是青毛,此類牛為牛中上品;

DSC_0926.JPG

  從牛牙齒看水牛一生的生長過程,出生到消亡,不過就短短的二十多年,但始終與人類相伴數千年,在共同生產生活中,逐步摸索出從牛的牙齒判斷生理年齡的方法。因水牛是大型食草反芻動物,前口只有八顆下牙而無上牙,槽牙位於水牛口腔深處。門牙的主要作用是進食斷草,而槽牙的主要作用是反芻時便於回嚼(研磨)。小牛出生後四個月左右開始長乳牙,在三歲左右,乳牙長齊共八顆,開始換牙,基本上是一年或兩年換兩顆。三歲換兩顆稱為對牙,此年齡段即可搭擔,馴化耕田。四歲換四牙,六歲換六牙,八歲換邊牙(即左右邊上兩牙),此段牙已換齊,俗稱邊牙口,同時水牛的身體骨骼也已全部定型。9-10歲稱四半口,是役牛勞役鼎盛時期。11-12歲,水牛體力逐步下滑,從牙上看,牙牀腳有一條黑線,俗稱“線口”。13-14歲稱為白口,耕作勞力下降。14歲以上,牙齒磨損嚴重,吃草不斷筋,俗稱“包穀心”,逐步走向老年。一般水牛在17歲以上就是老牛,退役了,在20多歲完成一紀中“牛生”的輪迴。

DSC_2247.JPG

  “八顏口、九蹄形”識牛:

   顏即是在水牛口中各部位形成不同肉本色的斑記(如人的胎記)。

  蓋瓦顏,位於水牛上口,大部分都有是比較普通的一種。

  令牌顏,位於牛上口蓋瓦顏之後,形如令牌。

  官印顏,位於牛上口天堂處,形如官方印章,此類牛比較稀少,主餵養家道風順。

湯瓢顏,離牛喉較近,形如湯瓢,且有反、順之分,若瓢口向裏,即牛食道方向則吉,反之則不順。

  殺喉顏,離牛喉較近,狀如劍鋒,主餵養不順。

  靠牆顏,位於牛口內腮部,可餵養,但主家易遭偷竊。

  大花顏,將牛口張開,顏如星點,既不規則也不成形,此類牛多數餵養不順壽命不長。

舌根顏,位於牛舌下方舌根處,不順。

  米湯口,即將牛口張開,均為一色而無顏,也稱白口。

  雖然從顏口上可判斷兇吉,也可能是牛行間的一種託辭,但多數也是勞動人民在長期的生產生活實踐中摸索出來的經驗之淡,也可算是勞動人民智慧的結晶,不必深挖細究,權作消遣休閒也。

DSC_2284.JPG

  九蹄形,即觀察水牛的四蹄身法,須仔細辯認,如購買一但識錯,輕則經濟受損,重則購來“廢牛”一根。

  粽粑蹄,蹄兩趾之間長一形如粽粑的肉體組織,上有一撮小毛。

  孤蹄,四蹄中只有一蹄長粽粑者,稱為孤蹄。

  平蹄,四趾觸地且腳印平實。

  筍殼蹄,四蹄腳趾薄而寬。

  剪刀蹄,蹄子前兩趾生長交叉,腳印空心較大。

  蛙埠咡蹄,四蹄四趾交叉生長,呈錐形,上實下空,腳印呈兩條弧線,不善行走。

  綿羊蹄,四蹄小而尖,形似羊蹄,行走不穩。

  以上數種,均為勞役較差的,很難長久耕作。

DSC_2237.JPG

  花腳蹄,比常規蹄長很多,行走如跳舞,上坡下坎十分困難,更不要説耕田犁地,一般遇此類牛都是圈養育肥直接送宰房,屠宰食用。

  磉磴蹄,四蹄如磉磴,規整勻稱,行走後蹄覆蓋前蹄印,蹄如雙月正對,中有些許空隙,此為牛中上品,拖力強,耐飼養,且性情温馴易駕馭。

  這裏順便再説一下牛身斑紋,民間認為牛身見斑不吉,不能是大花斑、白花斑、黑斑、蚊蟲跳蚤斑,通通不順,這裏就不再一一贅述。

DSC_0994.JPG

談交易遵規守矩 不欺窮一諾千金

  在漫長的農耕文明發展進程中,作為役用牛,為人類的進步,提高耕作效率,減輕勞動強度,促進農業種植的迅猛發展,經濟繁榮,國家強盛立下了不可磨滅的功勳。隨着階級社會的產生,必然會有市場交易,由此而衍生出一種專門從事牲畜交易的中介人羣,即俗稱的“牛行”(亦別稱牛耳子、牛加工、牛夾夾)。根據地域的不同,稱呼會有差異,但其作用都是一樣的(即交易中介人)。至於“牛行”從何時興起,開山鼻祖是誰,實難考證。近期,筆者走訪從事牛行職業者(年長者也是耄耋之齡,年齡較小的已超花甲)多人,就牛市交易行當是亦有很多道道。

DSC_2224.JPG

  各個行當都有各自的圖騰和總體行規。而牛行的尊崇比較特殊,供奉為牛王菩薩。傳説其生日為每年陰曆十月初一,此時南方一帶大春作為已收儲歸倉,也是一年一度慶豐收的季節。據老牛行講,每年的這天,所有從事該行的從業人員,齊聚牛王廟(各地都有),奉上供品。供品也非常特別,主要是熬製一大鍋稀粥,外加新鮮飼草(不像其它祭祀用“三牲”,因牛為三牲之一),請道士焚香、化紙、設壇祭祀,祈盼:牛畜興旺,風調雨順,養殖繁殖順暢,無病無災。祭祀期間還得挑選一能繁壯年母牛,披紅掛綵,待主祭儀式結束後,將熬製稀粥犒勞一年來勞苦功高的“優秀”耕牛。

DSC_2229.JPG

  牛行的入門拜師儀式和交易規則。縱觀牛行傳承方式,難有詳實的文字記載,都是從民間的口口相傳,即俗稱的“跟師學”。一般拜師學藝都選牛行中口碑好,道行深(指交易技術好),品行端正,經驗豐富的長者為師。若心儀哪位師傅,還得先拿言語(試探其有無收徒的意願),然後選一干淨日子,略備薄酒,將師傅請至家中,設案焚香。師傅於案前端坐,接受徒弟俯首跪拜之禮。三拜之後,師傅起身同跪案前,口述訓詞,徒弟在後跟師吟誦:列位先師,今日收徒,尊重師訓,耀我門庭。學藝先學德,吃富不欺窮,若違師尊語,不孤亦貧窮。禮畢,收徒儀工完成。這既是牛行的行規,也是學徒入行的終身承諾。這種儀式在民間戲稱為入行“吃咒”。

DSC_23030.JPG

  徒弟拜師後,便跟師傅一道正試入“牛行”,各地都有“牛行”代表人物,在信息不發達的年代,幾乎所有的談價交流都在鄉場的趕場天,共同選定一茶館,由求購者約人,並泡上蓋碗茶,在喝茶的同時,邊喝邊聊,互通信息,分別提出購者的條件,供者所掌握的信息資源,若滿足購者條件,則開始講價。

DSC_0931.JPG

  由於在公共場合,人多口雜,為防止惡意競爭,聰明的“牛行”就發明了“牛行”價格的專用語言,稱為講明價,即將數字的1至10分別用文字表述,用“手、抬、斜、查、磨、撈、調、敲、燒、海”十個字表示,例:賣方行跟購方行講,你要購買的“對牙口”(牛的年齡),我知道有貨,但賣家要燒磨錢才賣(即9500元),你若覺得可以,我們就約定時間上門去看一下牛咡的身法長相。這對不懂行的人來講,雖然能聽清楚語言,但不懂是啥意思,起到了有效的保密作用;若在場的懂行人多,則又有另外一種暗語交流方式,雙方將手放在一牛行所穿長衫子前擺部位,不讓別人瞧見,雙方用手互相摸定價格,解放後,穿長衫子的人少了,這種摸價方式“牛行”當事人都拴有一張長圍腰,也便在摸手交易時,遮擋外人視線。據“老牛行”講:食指伸直表示1;食指與中指併攏表示2;食指、中指、無名指併攏表示3;食指、中指、無名指、小指併攏,拇指貼於掌心表示4;五指併攏表示5;拇指上翹表示6(即現在的點贊手勢);小指彎曲表示7;拇指、食指張開表示8(其餘三指貼於掌心);食指彎曲表示9(其餘四指貼掌心);雙方在摸價確定後,握手錶示交易成功。

DSC_2307.JPG

  吃富不欺窮:在漫長的農耕文化發展過程中,能餵養耕牛並出售的一般都是在當地家道殷實的大户人家,大部分都是勤勞樸實的莊稼人,但也有少數為富不仁的精客(俗稱狗夾夾),對於這種人,牛行自有辦法對付。一但瞭解到該户有牛出售,則先叫一“牛行”前去探價,按行情估價(如1.5萬/頭),精客從心理上講都想再熬個“雞腦殼”(抬價),這時“行家”表示不再加價,交易不成,走人。隔個三、五天,另一“牛行”(與前者是通的),又上門論價,開價必比頭次開價略低一成左右。從心理上暗示賣家價格不可能上漲,若賣方答應成交,則比原價少了一成,若還不答應成交,則“行家”繼續走人。那麼再過十天、半月,第三批“行家”再登門議價,報價則比第二次少半成,這種情況,一般賣家都會誤認為自己的牛隻能值這個價了。但不論是一次、二次、三次,“行家”上門議價,均會從牛的身法長相上找出缺陷,且三次找出的缺陷都如出一轍。這樣,賣家一般都會答應成交,稱為“吃富”(也稱閌“火缽缽”)。

DSC_1047.JPG

  不欺窮:這種情況,一般是指賣家家庭突遇變故或急需用錢,則主動找“行家”估價,並委託尋找下家(買方),行家上門估價都是按當時行情具實估價,賣家則承諾一但交易成功,便給“行家”一定的勞務費。“行家”通過上掛下聯、穿針引線,幫助找買家,直到交易完成。才能收取賣家的中價勞務費,即“行錢”。這種明來明去買賣雙方都滿意的交易,稱為“不欺窮”。 

DSC04642.JPG

有趣談採擷一二 常閒睱細嚼慢嚥 

  幾則牛事趣聞:沙牛帶崽要噴草,牯牛眼紅要挖人。母牛在帶小牛犢哺乳期間,出於天生母性護犢的本能,一旦生人靠近小牛犢,母牛會立即作出反應,會用牛角直接頂向生人,同時從雙鼻中噴出大量氣體,發出噓~噓叫聲,以示警示與威攝。若不及時離開,則會被襲擊受傷,稱為“噴草”。公牛“眼紅”是發情的前兆,性情會變得異常兇猛,對生人和其它牲畜都有襲擊的傾向。一般在這種情況下,主人都會將牛套枷,進行耕田,犁地,而消耗其體力,打“疲勞戰”,降低其襲擊風險,故有“牯牛眼紅要挖人”的説法。

psb (1).jpg

  喂“轉轉”牛,這是在特定的歷史時期,“牛加工”特別交易方式,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受極“左”思潮影響,就是背點葱葱、蒜苗、茄瓜小菜上街去賣,都會被“市管會”工作人員攆的雞飛狗跳,稱為“割資本主義尾巴”,輕則產品沒收,重則批判鬥爭。站高相(即站立示眾,前胸還得掛上一塊“投機倒把分子”黑體字牌子),就更不要説有大宗牲口交易了。但只要有產品就會有交易,羣眾的智慧是無窮盡的,於是就出現了喂“轉轉牛”的營銷方式。具體操作程序是“牛加工”,若要出門購買耕牛,須帶上當時大隊、公社出具的證明,同時指明購買地的大概區域。購買成功後,由出售方的公社出據證明,否則沿途都會被盤查。購回來後,即使轉手能賺取可觀的差價,但都不能交易,若交易被舉報,一律以“投機倒把”論處,重可判刑入獄。必須要自家餵養三個月以上,才能重新交易。這便是喂“轉轉牛”。

DSC_2246.JPG

  兒時的牛“夥伴”。我的童年正處在上世紀七十年代,從7歲發矇上小學開始,平時讀書只有兩門功課,語文和算術,也沒有什麼家庭作業,只要上課認真聽了講,兩門功課也還算過得去。農村的小學只上大半天課,一般下午1點半就放學了,回到家中也已正是農村午飯時間。午飯後的主要任務就是當“看牛匠”(放牛)。鐮刀、背兜是“看牛匠”的標配。(家喂一牛,性情温順,在本生產隊是拖功最好的)再約上二三小夥伴(當時農村十有八九都喂得有牛)向事先約定好的地方集中放牛。最喜歡的遊戲就是比騎牛背。騎牛背是很講究的,若是平路,就比誰的牛兒跑得快,叫做騎“跑馬兒”,誰騎得穩。若遇上坡下坎,則比誰不抓住牛尾巴而不掉下來。因年小個子矮,上牛背就成了一道難題,於是便將自家牛兒,用雙手將牛雙角壓在地上,從牛角處爬上牛頸,牛兒便會很温順地輕輕一拋,將主人拋上牛背,開始騎牛背“表演”。到達放牧地,將牛鼻索往牛角上面盤穩,牛兒會自由自在的吃草,兒時的我們就開始完成當天的“功課”割牛草。上半年的話草嫩茂密,不出半小時就會將“功課”完成。下半年則水冷草枯,割牛草費工費時,且還得摻和一些牛能吃的樹葉,刺笆等 。完成“功課”,小夥伴們便自由發揮瘋玩的時間,上樹掏鳥窩,下田捉泥鰍、黃鱔,小溪溝裏掰爬海(螃蟹),拾柴火,砍煙泡竹,辦鍋鍋筵咡,都是保留節目。分工明確,各司其職,待材料備齊後,撿石壘灶,準備齊食材分別清洗乾淨,煙泡竹去節用清水洗淨,拿出各自在家裏“偷”的一把米和食材裝入筒中加滿水,放在生火的石灶上,微火煮燒,約半小時,鮮香美味的山珍野味就此生成。因螃蟹自帶鹽份,那個味道吃起來真的不擺了。小夥伴們要是玩過頭了,忽視了牛的放養,跑到田地裏糟塌了莊稼,這下就慘了。晚上回家估計就會有暴風驟雨,男子單打或男女混合雙打。如遇此情況,不論是哪個小夥伴的牛吃了莊稼,都會在回家前訂立“攻守同盟”,一致共同承擔責任(損失莊稼是要賠的)。同時減輕自身的責任,若是哪個小夥伴説出實情,就會把他(她)稱為“叛徒”,懲罰方式就是第二天不叫他(她)一起放牛,使其孤立。早上上學都不叫一路,讓他(她)玩“獨龍”。俗話説,小娃咡不會記長仇,要不了三兩天大家又一起和好如初。我們這代人的童年時光,大多數就這樣與牛為伴,直至初中畢業,而這種童年的美好時光,也只有在深深的記憶中,永遠不會再現了。

  談牛一生,忠實、勤勞、踏實肯幹,只求畢身奉獻,不求半點索取。

DSC_0937.JPG

有詩讚曰:

 一生躬耕皮作鼓,

千磨萬擊去殘身。

點點擊碎逍遙夢,
灰燼扶桑又一春。

DSC_2299.JPG


 

  攝影:劉開全 王文明 袁茵(實習)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

  編輯:鄭鑫川  王玉  責編:紀小娥  編審:岑正權

犍為新聞

更多>>

綜合新聞

更多>>

魅力犍為

更多>>

24小時熱點排行

新聞採集QQ羣:296053423 郵箱 news@qwxww.cn
地址:犍為縣玉津鎮鳳凰路南段336號。 郵編:614400 備案號:蜀ICP備14010140號 瀏覽本站請使用Chrome、Firefox等高速瀏覽器以獲得最佳效果
新聞爆料:0833-4250040 監督電話:0833-4250026
律師聲明:本網站尊重並保護知識產權,未經過本站允許,請勿將本站內容傳播或複製